基安蒂葡萄酒是大自然和意大利最知名且最受世界各地喜愛的地區的本土文化的發明。托斯卡納地區的美麗、歷史、情感及獨特風味都在這酒中得到體現,從而使它成為最早的「意大利製造」標誌之一。

回溯歷史去尋找docg基安蒂葡萄酒的起源,我們就會發現托斯卡納地區的葡萄種植業在美第奇(Medici)家族到來後有了巨大發展。

 

早在1400下半年,洛倫佐·德·美第奇(Lorenzo dei Medici)在宴會上及酒神之歌中展示了一種民間風氣,其時葡萄酒在上演詼諧劇、通俗劇以及怪誕劇的劇院裡是不可缺少之物。因此,對於當時已是商人和銀行家的美第奇家族,葡萄酒是財富和禮物,是食物、商品和象徵。據說,從最初艱難時期到睿智的老科西莫(Cosimo il Vecchio)時期,再到不幸的吉安·卡斯托內(Gian Gastone)時期,最受美第奇家族偏愛的葡萄酒是基安蒂地區生產的葡萄酒。除了產自這些地區的葡萄酒,還飲用Schiavo,Vernaccia,Moscatello,Greco,Malvasia,Ribolla和vin cotto這些葡萄酒,最初是在美第奇·裡卡迪宮(Palazzo di Via Larga)飲用,然後在比提宮,最後一直推廣到城郊的美第奇別墅。

美第奇王朝與釀酒科學,簡單而言,即葡萄酒,有著密切關聯。因此毫不奇怪,十六世紀在重塑十三世紀舊宮(Palazzo Vecchio)時,為紀念美第奇家族,柱子上採用葡萄葉,葡萄枝條以及一串串的葡萄作為裝飾,現在仍然可以在舊宮庭院內欣賞到。

美第奇當時是佛羅倫斯和附近郊區的領主,從十六世紀起成為托斯卡納大公。

因此很自然地該地區最著名的產品之一受到政治世界的關注。但是,葡萄酒也標誌著喜悅、富麗、陶醉和健忘的欲望,許多美第奇人,特別是洛倫佐,非常熱衷於培養對葡萄酒的愛好。

關於基安蒂何時出現以及其名字的含義,有許多爭議:一些人認為基安蒂這個名字的含義是「拍打翅膀」或是「喧鬧聲和吹牛角的聲音」,或者更簡單的只是伊特魯裡亞單詞「Clante」 – 在伊特魯裡亞人名地名中常見的私人名字,在十四世紀某些會計記錄中曾經發現過 – 在地形學上的延伸。Lamberto Paronetto在他的一本書中,提到過在一份屬聖巴爾多祿茂一波利修道院(Badia di San Bartolomeo a Ripoli)的公元790的捐贈文書中使用過該名字。在這份捐贈文書之後,又過了幾個世紀,在普拉托的Datini(1383-1410)檔案的文件裡第一次使用了「Chianti(基安蒂)」這個詞語來說明一種特殊的葡萄酒。無論如何,對於「Chianti」這個詞,在眾多年代久遠而可靠的引證中,一份關於葡萄酒的引文似乎出現在十五世紀末或十六世紀初聖安東尼的神聖代表中。

不過,儘管該詞在十五和十六世紀出現很少,這種葡萄酒當時的命名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仍將是「vermiglio」或「vino di Firenze」(佛羅倫斯之葡萄酒)這個名字。只有到十七世紀,隨著銷路和出口的增加,產地名稱因這個區域的知名產品而被普遍知道。

1716年9月,「出席關於葡萄酒貿易而召開的新集會的傑出紳士們」確定了「尊敬的殿下的國家」內外貿易中使用的名稱,不知不覺中,在命名方面制定了「Chianti」和其他當時著名且以後將廣泛流傳的葡萄酒的第一個真正規範。

通告張貼在佛羅倫斯「大街小巷」,不僅管理著基安蒂的原產地,還包括Carmignano、Pomino和Valdarno di Sopra的原產地。另外,大公法令還規定對所有偽造和非法販運行為予以嚴厲處罰,對原產地提前告知規範,即今天保證法定命名的前身。這些紳士作為那時的控制者們寫到:「所有那些在相鄰地區生產和製作的葡萄酒,不能也不應該以任何藉口或憑藉這種顏色,被當作基安蒂、Pomino、Carmignano和Val d’Arno di Sopra,來參與出口貿易」。

通告上講的很明確:

「尊敬的托斯卡納大公殿下,我們的領主始終保持著對公眾的忠心,維護國家尊嚴,並盡一切可能減輕他所熱愛的臣民的痛苦,保持從他統治下的國家出口的任何商品的古老信用….」

因此,會議決定下令成立一個專門團體,用來監督交易中用於運輸的托斯卡納葡萄酒是否能保證它們的質量:「…對於用車馬搞運輸者,用小船做運輸者以及其他

那些運用上述葡萄酒對需要交貨到外地買家倉庫或是直接交貨到船上的交易進行欺詐的人,視其所造成的對公共利益的損害而進行判罪」。

然後直到貝蒂諾·裡卡索利(Bettino Ricasoli)男爵出於直覺,定義了基安蒂葡萄酒的

葡萄品種之基礎並引進了特殊釀酒技術,即使用「科羅裡諾(Colorino)」葡萄提前在(細)蘆葦墊子上乾燥的「官方」技術。「官方」技術的實踐使葡萄酒中甘油含量較高,品嘗時口感較醇和,適合搭配豬肉食品、烘箱烤肉、燒烤肉類等托斯卡納當地菜肴一起品嘗。

1870年,裡卡索利男爵在給比薩大學Studiati教授信中寫道:「這種葡萄酒從

桑嬌維塞(Sangiovese)汲取其香味的主要劑量和一定的活力感覺;從卡內奧羅(Canaiolo)接收了它能調和前者硬度的同時不被削減其本身的香氣的可愛之處;瑪爾維薩(Malvasia)趨於稀釋前兩種葡萄的產品,味道濃郁,酒體更輕盈,在日常飲用中更易受到喜愛」。

 

今天基安蒂docg是一種具有明亮紅寶石顏色的葡萄酒,隨著老化有出現顆粒狀的趨向。味道和諧,乾爽,口感濃郁,單寧清淡,具有葡萄酒的強烈香氣,有時帶有紫羅蘭的香味。某些類型的基安蒂可以在新酒時飲用,新鮮而可口,但眾所周知,在某些地區飲用中期和長期老化過的基安蒂,使其獨特的顏色、香氣及口味變得成熟。此外,輕柔的搗碎,在合適溫度下的發酵,在珍貴木材中的進化,在瓶中的靜置都會增加葡萄酒的特性:味道更加柔和醇厚,香味更加複雜,顏色更加濃郁。

在基安蒂寬廣的生產地區上,幾個世紀以來一直存在著同樣的葡萄品種:其中首推桑嬌維賽,再按較低比例在其中加入其他也在產地內種植的品種。

葡萄品種的結合,土壤、海拔和不同的微氣候傳遞給葡萄的特性、飽滿度和香氣,使基安蒂葡萄酒能夠得到保證法定產區的命名。

自1927年起基安蒂葡萄酒的質量由基安蒂葡萄酒協會負責。

 

 

dicitura-ministeriale-editata

大大小小一排排的葡萄樹,其顏色隨著季節變化而變化,與鄉村的其他顏色和諧一致。這是古老勞動的結果 – Indro Montanelli曾描述它是「一系列的辛勤勞動」- 其中還加入了對葡萄熟栽培和葡萄酒生產的研究。

桑嬌維塞

桑嬌維塞葡萄果實暗色,這個品種賦予基安蒂葡萄酒其獨特個性。研究和古代克隆的重新發現使今天能重現偉大的過去,並將成果提供給葡萄酒愛好者們。

foto-sezione-vitigni-jpeg

 

除了作為docg基安蒂葡萄酒主要葡萄品種(至少70%)的桑嬌維賽外,其他重要的著名葡萄品種(最初由裡卡索利男爵在Brolio確定)也被用於基安蒂的生產,如卡內奧羅(Canaiolo),科羅裡諾(Colorino),托斯卡納的瑪爾維薩(Malvasia Toscana)和特雷比奧羅(Trebbiano)。在上世紀下半葉末期,在上述傳統品種中已增加了一系列新品種,它們幫助改善了docg基安蒂葡萄酒的質量,如赤霞珠(Cabernet),梅洛(Merlot)等…

 

 

dicitura-ministeriale-editata

volumi_ok

.

.

.

.

.

.

.

.

.

.

.

.

.

.

.

.

規範是為了生產d.o.c.(法定產區)和d.o.c.g.(保證法定產區)等級的葡萄酒而建立精確規則的規範性法案,它是以部長令這個法律形式而發佈的。生產規範被作為保護葡萄酒質量的手段,遵守該規範的嚴格程度與所生產葡萄酒的質量等級成正比。

d.o.c.g.葡萄酒可提供重要的保證:能確定良好的質量和原產地。事實上,這項認證被授予那些其特性主要取決於葡萄園和環境的自然條件的葡萄酒。D.o.c.g.是「原產地受到控制且得到保證的命名」的縮寫,它被授予那些已經是d.o.c.的葡萄酒,它們除了具有特殊感官特性,還獲得了特別聲譽。d.o.c.g.是規定的最高質量等級,不僅在生產階段,還在裝瓶階段,需要對葡萄酒進行控制檢查。

葡萄酒通過化學-物理和感官測試後,將頒發給製造商可貼在每個瓶上的特殊標誌,這些標誌由國家印刷研究所負責印刷並由協會負責分發。

「基安蒂」這個命名可以和Colli Aretini,Colli Fiorentini,Colli Senesi,Colline Pisane,Montalbano,Rufina和Montespertoli結合在一起,前6種對應於1932年7月31日部長令中第一次劃定的地域界限下覆蓋的地理分區,而最後一種,Montespertoli,由1997年9月8日的法令獲得認可。在這些特定地區,對葡萄酒生產方式的規範更嚴格且需要滿足特殊要求。

有趣的是,我們注意到「Superiore(超級)」類型葡萄酒的恢復,它具有更高的特性且潛在地涉及到所有基安蒂葡萄酒的地區。

 

dicitura-ministeriale-editata